Sunday, February 19, 2012

进入电视台没有你想象中的难 Part I

很多人都以为,天下有很多不劳而获的事。

所以,当他们看到,咦?怎么你可以的时,他们就会很酸葡萄说,cheh...他以前嘛不是平平无奇的一个卒仔罢了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第一份工,其实只是一个普通到爆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幼稚园老师。每天披头散发,忙着照顾小孩,他妈的连照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的肥师奶,然后有一天,人家看到你酱pek cek的模样,就笑你说,zomok你要披头散发,人家XX都美美地站在一旁的。我想,好咯,fine,我吧头发绑起来,就好了吧。

接着,我继续忙忙忙,忙得昏头转向,好想休息时,刚坐下来发呆,就有人和我说,你这么肥,不如,你去扫下地当作减肥罢。我就吓到了,原来,肥是应该要做多一点东西的。

只有瘦了,才可以不用做。但,我又真的瘦不到,只好不断的做,直到人家知道肥其实也可以很勤快的。过后,我终于可以慰劳我自己大块朵颐了,觉得辛苦了酱久,公司,请吃饭,应分吃的,那我就很开心的吃吃吃。没想到,我后来,出水痘了,他们就笑我,是不是吃炸鸡太多,吃到出水痘???WTF,没有人懂,我其实是很傻的相信了一个母亲,她和我说,她的女儿只是得皮肤病。那小女孩,很害怕,很孤单,我就和她说,不怕不怕,老师在,陪你就好了。结果,我忘了,我自己其实是还没有出过过水痘的。所以,我吓到了。。。。我以为我觉得,我的付出和回报,人家终究会懂,可是结果人家,依然觉得我达不到人家的要求,那么,我到底做了这么多,是为谁。

我2个礼拜爆瘦了7kg。因为我每天都以泪洗脸。最后,我想,算了,其实我也尽力了,人家不懂,那么,我就出去外面吧,想不到,雇主和我说“你不要以为你是大学生,就很厉害,像你这种性格,出到外面一定不会成功”。是咯,酱干嘛当初又假假骗我讲他们很需要我的大学文凭来为他们充充场面jek? = =

是啊,我被骂了,可是,我没有自怨自艾,我想,别人笑我不会成功,我就偏要成功,让你大跌眼镜。

我知道,我的终极目标是要做到主播台。那时候,8度空间,廖丽丽才刚当上新闻主播,还时常被嫌弃下颚很大,我就想,咦,她是我的学姐,和我一起参加过无数次比赛,甚至一起同台表演的人,她大我不懂2,3岁,但,我依然可以和她同舞台表演,同一个演讲台比赛演讲。那么,我也可以做到的。

既然不能一步登天,我只好拜托我的朋友,从最简单的杂志社,看起来和媒体最有lalang的东西做起。那时我的工钱,甚至比幼稚园还少,连最起码的EPF都没有,但是,我觉得,总算朝目标前进一小步了,所以,我就很努力的默默地做。

结果,只做了才三个月,我就因为忧郁症还没有康复,承受不了压力,离职了,我的好朋友和我说,《东方日报》的商讯很简单,你过来吧,薪水也比现在高,就try try看吧。

我做了,他妈的,工作比想象中的还要难做,薪水也没有比想象中高,但是,还不错了,至少好过之前的,我起码可以专心写稿不用兼职做埋排版员兼去外面做SALES了 XD

做到最后,我竟然专门跑产业,专跑英文,专采访鬼佬,一个人可以做完整份专写Sarawaak房产市场的商讯记者。和我同去的还有一个经济组记者,我以为,他应该比我强几倍,那么,我们两人一起做,就事半功倍了。

结果,没想到,WTF,他写的中文,连我这个sibeh paliah的商讯记者,都可以看出,语法有问题。我以为,ok,fine,是我程度不够,是我看不懂他那种高深莫测的中文level。 而且,他只写了他负责的两面,就整份丢下来给我,拍拍屁股走人。搞到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分配,整整16面的特辑,我要怎样有头有路的做完有主题,有照片,有故事的连贯性story。我甚至连标题都要自己想,大概想要的风格,就和排版员说。

由于我实在是听不懂整个短短半小时的so called "2天1夜"砂拉越bluf bluf 产业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然后,整个访问,我也听不懂那条CEO的英文到底在说什么,那个经济记者丢下来的东西,好像和我已经写好了的又有重复。

我还要兼顾埋他不懂有没有偶尔写错字这种最基本的部分,实在是WTF!!
我不是别人眼中天天拿礼物,sibeh光鲜亮丽,吃饱喝茶,拿礼物的花瓶商讯记者罢了咩???zomok搞到最后,我又要做coordinator,和那边的so called marketing director,其实东西做到一pek si酱的喝醉酒uncle deal,他kao kei丢张cd来,几张不美的照片,就expect整个砂拉越的marketing市场,他已经很熟了,而我也应该understood了酱。= = 如果,看照片有用的话,我不用做工,天天看照片,就可以变成李嘉诚了 XD

是啊,我现在回想来,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没有blame,我只是闭起嘴巴默默地做。真的,每样东西,做下做下,偶尔吹水下,偶尔乱写下,只要写到正中老板要害,把他公司捧到地上有天上无,本世纪最梦幻的大projeck就可以了。well,事实是,我只是在写着几行普通到爆的排屋,很像新村的城市规划,以及,好像很有前景的普通产业公司罢了。

= = 有时候,写写下我还不得不欺骗自己,我其实真的在进行着本世纪最伟大的 Super Project

因为对方可是在产业界,夺得类似奥斯卡奖里,年度最佳导演奖,厉害到好像史提芬史匹堡的大人物咧!hmm。。。zomok我觉得我采访史提芬我还比较容易写的 ? XD 起码可以从他为什么想到拍会拍titanic这种老掉牙的爱情桥段就可以了 XD

而现实中,你在deal的只是一个,采访完,请我们在他简单的office,每个人自己吃一盒普通杂菜饭,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邻家uncle罢了。zomok我expect的 鱼翅鲍鱼,燕窝蛋挞,和最起码的一杯珍珠奶茶都没有的? XD

人家我还以为最后他会送我一层楼或者一排店,给我改次老了可以在Sarawak退隐江湖,ngan ngan 脚收租的咧!= =

结果。。。。我期待了很多,他连一个门锁头,都没给我,只送了我,他很喜欢的一本书。他说,他喜欢看书,而且看书对人有益身心,所以,他就送给我了。搞到我只好和自己说,好啦,其实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只要不爽的时候,翻翻看里面有没有神奇到有黄金掉下来就可以了 XD

我曾经最糟糕的体验,就是所有女记者都不想去的,要和传说中的so called 已经退隐江湖,的EX黑社会老大出差的体验。

马的,结果,我不想去,我主任却和我说,其他女记者都不行耶,你可以的,就你去啦!
还要外加一副好傻好天真的笑容 = =,难道。。。我又忍心下得了手打这种天真娇的脸咩?

我只好默默地又很无奈的去了。

我原本以为,黑社会的人都会吃人的。

 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准备万一他们要pek yao,我一定第一个先跑的。万一他们看我不爽,度烂我,然后找人来向我开刀,我也会第一个先跑的了。

上了大佬的黑色房车,



咦???他确定他是人人闻风色变,曾经在江湖中呼风唤雨,但是刚好良心发现,决定金盆洗手的黑社会大佬吗???@_@!




我原本以为我会看到刀疤强,or 周润发杀手眼镜look,又或者是“左边龙,右边虎,中间一只米奇老鼠,背后一只小叮当”的人的咧 XD

结果。。。看到的却是一个如来佛祖。我严重炸到。详情可以看这里老大有约之:传奇。

我觉得,实在很有趣,我就想,事情也没有我想象中糟糕。

他们在车上一直都鸟来鸟去,我插不进话题,就只好,很礼貌的和他们说话,弄到他们都不好意思了,全部跑来和我说,我们不抽烟,不喝酒,其实比较喜欢喝普洱茶,偶尔打下太极拳,做做善事的普通人罢了。

整个旅程中,当然也有不开心,我甚至度烂到,兼顾摄影兼写稿,人家脚踩高跟鞋的咧,喜欢整天穿洋装扮美美的花瓶美女来的咧!!!干嘛叫我去跟他们沿家沿户,晒太阳满街跑。而且,去的都是山卡拉没有 air cond,热到爆的地方,又或者是,穷乡僻壤。穷到,我会不禁怀疑,原来。。。真的还有人可以穷到,只拿两只鸡,两包米,几粒柑就开心了的 = ="

我做完工了,晚上一个女人一间房,我怕的要死。睡不着,难道要我跑去隔壁房,敲敲老大的门和他讲,“你可以陪我睡觉吗”搞到他变成我的陪睡老咩。我只好开着房间的灯,眼金金默默地等天亮。

又去了几天,我默默地跟,默默地做,直到,终于finally ending收工酒那天,我想,我终于可以松懈了, 就放任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坐在那边等吃就好了,所有人都在互相灌酒,明明这班灌酒的大男人,我在整个旅程只看到他们泡普洱茶喝,和平常老kok kok uncle或者是孝顺的青年没什么两样罢了。

可是当一大堆在一起时,就变样了。

那个我全程陪在我身边,让我很安心的uncle,他和我说他平时最爱去河边钓鱼的善良人,竟然拿起香烟叫我看他将香烟直接点在手上,自以为sibeh男子气概的举动。

我吓到了,我忽然发现到这些天,这班不断在做慈善的人,和我想象中的,又跑完了样。他们只要一大班人,通通聚在一起庆功宴,就一定要互相pek 酒,好像不喝,就不够男人,不像传说中外界想象中的古惑仔酱。。。>,<

在我眼中看来,他们其实很害怕被比下去,可是又不好意思不pek,觉得如果不pek,就会不够man了酱。WTF,什么神经病观点来的,人家看不看得起你,是看你做了多少事,而不是看你喝了多少酒的ok??如果最厉害喝酒的人,就是最本事的人,那么,不要做人,去做Carlsberg场里面那些装酒的酒桶算了。

我不想参与,我就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他们颠颠废废,他们逼我喝酒,我就是不喝,我都不喜欢喝,干嘛强迫自己喝,我的专业是记者,又不是陪酒妹。过后,和我一起来的男广告经历,几杯下肚,喝大了,就很度烂我一整晚,酒又不喝,又不要上台唱歌。就忽然指着我,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什么!!什么都不要做!!!像你酱的性格,不会成功!!!”

我又愣了,几天来,在默默为你们,拍照写稿,记名字,记地方的人,妈的,每张图片出现打底20人,我又拍照又记人名,记地方,搞到我以为我自己是一个人在做三人份事情的Super Computer。可是,为什么到最后,我想,“呼,该尽的责任完了”,我只是想好好的休息,坐下,看着他们演一场骗来骗去的猴子戏时,又有人跑来骂我讲,你zomok不去和人家一起演ma lao戏,你这样绝对不会成功。Well,我直接气到跑出去哭,就是要哭给全部人看,哭到所有ma lau hei的男主角都酒醒了,也finally知道,他们不知所谓的行动,其实,对人生一点帮助都没有。

详情可以看这里

龙的传人之铁汉柔情

写到这里,好像写太长。就kao kei给你们个Part I 先啦,Part II,我明天如果又半夜想不开,睡不着,想娱乐自己时,应该就会写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慢慢来,不要紧。。。

Meng

Irene Goh Lay Theng said...

师父:
谢谢你,你也是,慢慢来不要紧,套用你的话,今日的索海,他朝会有回收的,只要很傻很天真的相信,你相信你真心对人好,人家终有一天会了解酱。就可以了 :)

Eugein said...

总觉得,成功前的努力和付出是无法估计。即使他日未必如人所愿,过程也足以精彩地写成一组剧本了。

Irene Goh Lay Theng said...

热热:
是啊是啊,其实,我一直都觉的我几Paliah下的 XD
只是后来看回去,有惊奇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