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与孬对谈

话说在我做法克村杂志的时候有机会采访到“孬”这个地下乐团。在与主唱年达谈过以后,彻底的改变了我对音乐的看法。

在这之前,我一直都觉得“愤青”,是一班无事找事干的家伙,尤其是地下音乐,更是与阖药、迷茫、无所事事画上等号。

但是,在见过了孬以后,我才发现到,其实他们是非常有深度的。

就音乐风格来说,我还蛮排斥喧哗,不知鬼叫什么的地下摇滚音乐。而年达告诉我,其实,这是因为大部分人都被主流音乐所包围,继而比较少接触到地下乐团这种风格徊异的曲风。

我那时候一直都忙着问他关于歌词的事情。就这一点,想不到他却告诉了我一个全新的观点。

中文音乐是一个很独特的市场,因为他们很注重歌词,从押运到歌词的意境,造就了中文音乐独有的文化,也因此,中文歌曲在音乐领域上一直裹足不前。

举例来说,看日本的卡通,可以发现到他们的小孩其实从很小就开始接触摇滚音乐了,所有的卡通片尾曲大部分都是重金属摇滚乐,而这点,我以前是从来都没有发现到的。

我记得在很久以前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大概是说,有位中文读者把王菲的歌推荐给老外听,因为这是全亚洲最引以为豪的声音。可是,他的朋友听了后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惊为天人,而只是淡淡的表示“就酱而已吗?我们国家已经有很多这样空灵的歌手了”。

从“孬”到这篇文章,让我深深的意识到,音乐不能只看歌词、意境,更应该重视的是创作者的灵魂,与创新的音乐呈现方式。

我曾问他,如何比较主流与非主流,二者间谁比较突出。他说,音乐是没有主流与非主流之分的,它只是一个趋势,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听起地下乐团的音乐,而这就是一种趋势。

我还记得那时候要选歌曲放在网上杂志的时候,一直问他“可不可以给一些比较抒情的,静一点又有歌词的歌曲”时,他告诉我,作为媒体工作者,不应该局限了读者的想法,也不应该局限读者的耳朵,而是让他们去聆听社会上不一样的声音。

经他提醒,我猛然想起以前读书时,曾经读过
现在大部分媒体工作者都是被社会、政治、经济体制所局限,继而制造出符合这个社会体制的新闻,去塑造人们的思想,让人们变成这个社会体制所认同的群体。


而我,其实非常排斥这点,却又无力否认这点。

话说回头,顺便也公布上次“微软记”的得奖者吧。。。

得奖者就是名字长到爆,又风情万种的“自言自语的对话平台”小姐

恭喜你,你可以得到微软的几个最新软件试用庄,而且是珍藏非卖品,外面钱多多都买不到的哦 :P


记得email我你家的地址--tuitui212@yahoo.com,我寄出奖品了会让你知道哦 ^_*


希望大家再接再厉,接下来也会陆续送出奖品的,加油吧!! p^^q

9 comments:

lala said...

我要戏票就可以料。。咯咯

自言自语的对话平台 said...

哈哈哈~ 让我来说一下得奖感言吧~
首先,我要谢谢doink doink给予这次的机会,让我可以好好表现自己~
接下来,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把我生得如此冰雪聪明,和蔼可亲,美丽动人,婀娜多姿。
当然,也不忘记谢谢我的江先生,让我对电脑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哈哈哈哈~

接下来,我就要等礼物的到来的~ 哈哈哈哈~

DoinkDoink said...

lala:
确实有戏票要给你,今天会联络你的 :)

DoinkDoink said...

名字长:
哈哈哈,我是想到这几个软件也可以给江先生拿去研究一下啦,因为我是电脑白痴来的,新的软件我会有phobia... :P

Eugein said...

你的标题让我以为是哪个“孬种”精彩的对话?原来是地下音乐的团名啊~
其实你这篇文章是想表达人不该顺波逐浪呢?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创作?无论如何,地下乐团毕竟是非主流,跟商业扯不上关系,要浮上台面恐怕有难度。

DoinkDoink said...

Eugein:
二者都不是,純粹是一種新的認知而已 :)

地下樂團雖然是非主流,可是他還是一個“流”,只要有“流”就會有成江河的一天 :)

DoinkDoink said...

Eugein:
順便一提,我有幾張香港電影節的戲票,你有默默的想要看那一套戲嗎?我可以pass給你哦 :)

Eugein said...

嗯,我想支持本地创作,《心魔》有票吗?

DoinkDoink said...

Eugein:
直接联络你吧 :)